文字

随着这两天中国北方多省出现不同程度的沙尘暴,国内网络上的舆论让人想起十多年前。

在我国以三北防护林为代表的大型防沙治沙工程取得显著成效之前,沙尘天气确实是我国北方的常客。 21世纪的头几年是舆论关注沙尘暴的高峰期,到2010年左右结束。资深网友应该都有这样的印象,在中国互联网的古时候,沙尘暴,尤其是北京的沙尘暴,一直是舆论论证我国环境恶劣的主要依据。

沙尘暴逐渐退出舆论,是因为防沙治沙工程的形成,近二十年来东亚春季风速持续减弱,我国北方整体环境潮湿。 国家十二五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的出沙模型部分,地表风速减弱、植被增加三个贡献因子的影响因子尘源区土壤覆盖率和湿润度分别为46%。 30%、24%。

然而,当沙尘天气开始消退,仍以北京为代表时,另一个气候问题随即凸显在舆论中:雾霾。 当然,雾霾天气由来已久。 许多人将雾霾归因于工业污染和尾气污染。 但传统农业不当的秸秆焚烧、毁林开垦等也会导致雾霾的形成、施肥、繁殖等,农业活动,以及北方居民冬季取暖活动转化的气体也是雾霾的物质来源之一.

拥有原材料是雾霾形成的必要条件。 没有风,空气比较潮湿,可以形成雾天。 参照上述沙尘暴三大影响因素的变化,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地区,刚刚留下了沙尘暴和雾霾。

总的来说,雾霾的来源与国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从工业到农业,都关系到中国人的生存基础,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自2011年以来,在美国香蕉大使骆家辉和以潘石屹为代表的一帮妻儿关系的人的配合下,雾霾问题彻底成为意识形态攻击武器。

显然,我们并不是要关注雾霾和PM2.5。 呼吁解决环境问题是错误的。 非常有必要引起重视并呼吁解决。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作为代言人将雾霾问题推上舆论高峰的柴静,真正的关注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利用空气污染和环境问题来阻碍中国的工业发展,甚至扰乱中国的发展。国有经济。 能源系统。

有些人,虽然怀孕抽烟,平时开着高排量的霸道轿车,但这并不妨碍她作为环保斗士和母亲,用公众的焦虑和同理心,将环境问题的矛盾引导到国家的发展道路上和经济制度的问题。 但是,鸡鸣之后的黎明,并不代表鸡鸣之后天就不亮。 从荒漠化防治到包括雾霾在内的环境污染治理,可见最终还是要靠我们的稳健发展。

从历时数十年的三北防护林等系统工程,到发展光伏和新能源、火电厂超超临界发电技术、生物技术在农村的广泛应用、产能调整和产业升级,等等,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这是我们正确的发展方向,绝不是走能源私有化、去工业化等弄巧成拙的邪路。

相反,由于雾霾问题升温,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网民数量呈爆炸式增长。 除了各种推手,参与这个问题的大部分是一二线的中产阶级和年轻人。 这些人中有很多人并不真正关心中国需要依靠工业和农业来养活多少人。 我只关心我所面对的环境和我心目中的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这种舆论压力导致了一些急功近利的政策出现,比如一些地区激进的煤改气引发的冬季取暖问题。

然而,这种试图通过短期手段取悦一些一二线市民的方法往往收效甚微,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关心一年中天空比以前多了多少时间变蓝,并且他们很快就会发现。 其他问题则用来展示自己在舆论上的影响力,并以此来为自己的阶级利益讨价还价。 比如参与环保问题的人很多,在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下,指责电力系统影响了他们的供暖。

随着这几天北方省份沙尘暴的严重,一些老话在网上反反复复。 比如红皮书上的一篇讨论北京沙尘暴的热帖,最下面的第一个赞就是类似的环境不如迪拜。 薪水还不如印度的话,然后就是各种阴阳怪异的能量团,不管沙尘暴的原因。 其他的言论也开始拿问题来攻击国家工程,炒作“北三防护林没用”、沙尘暴是“退林还农”等,进而吹捧以往的“治沙英雄” ” 孙国友和贪官。 天作之合的蚂蚁森林把话题转移到“民营好,国营不好”。

这一次,依靠有关部门和组织的科普宣传,大部分正常的网友还是摸清了这次沙尘暴的主要沙源是外蒙古。 不少网友科普说,外蒙古经过多年的矿藏过度开采和过度放牧,自然环境已经崩溃,70%以上的土地已经严重沙化。 有网友进一步指出,此次沙尘暴可能与今年蒙古草原火灾频发有关。 看着下方清晰的火线,一眼就能明显感受到两国在火灾防控能力上的差距。

显然,无论是外蒙古的环境恶化,还是草原火灾,我们都无法有效干预。 虽然我国也在积极向蒙古国提供相关援助,但目前可能收效甚微。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具备条件,我国北方还是不可避免地吃到沙子。

引自知乎网友

当然,以上内容只是一些必要的舆论整理和介绍。 我真正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去年找资料的时候发现的事情。

自从PM2.5的问题开始在国内掀起舆论,很多人开始狂热地相信美国人,或者说只有依靠美国人,才能帮助我们解决环境问题。 那我们再看看美国在离它比较近的蒙古干了什么。

外蒙古虽然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但却是海外机构和外资的天堂。 各类NGO组织有数百个(这是笔者随机估计的,实际情况肯定要多得多,比如在哈萨克斯坦注册的NGO就有2万多个)。 这些NGO组织大多打着公益、环保的旗号,但他们究竟为蒙古国做了多少帮助? 去年这条消息可以帮助你一窥究竟。

去年5月,美国国际开发署代表团团长莱恩·沃什伯恩访问蒙古,与蒙方就能源治理体系援助达成议案。 接着是9月,美国驻蒙古大使馆9月21日发布消息称,美国国际开发署向蒙古提供300万美元用于能源治理,美国政府委托非政府组织“Abt Associates”实施这一援助项目。

实际运作过程是美国政府委托这个NGO组织负责这个项目的立项和预算分配。

但是,如果我们看看“Abt Associates”组织的官网就会发现,美国国际开发署的300万捐款,经过非政府组织的分配,变成了200万美元。

当然,项目完成后,资金将减少三分之一。 这是国外NGO的通行做法,但说实话,就算是300万美元,对于蒙古的能源和环境治理问题来说,恐怕也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只剩下200万美元了。

除了200万美元的捐赠外,还有超过900万美元的项目合同,相当于此次捐赠附带的商业要求。 从网站上的其他信息可以看出,这个项目的预算不仅会与美国的一些NGO和智库共享,而且在由Mongolian Renewable承担后,也会分包给蒙古的其他NGO。能源工业协会。 .

该项目去年启动后仍在建设中。 该项目的关键要求之一是“将性别、平等和社会包容的行动原则放在重要位置”,并给出了一系列要求。 这个项目能为蒙古国的能源和环境带来多少,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从大量非政府组织和外资在蒙古国的长期活动,以及该国环境仍在恶化的事实来看,非政府组织的影响实际效果并不乐观。 而且,这个项目的预算也不算多。 被NGO盘剥转手后,又必须满足美国相关问题的要求,想必最后有多少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也不太乐观。 就像哈萨克斯坦,那里有两万多个西方NGO,是不是变好了?

事实上,从2018年蒙古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主席奥斯贡巴特尔在国际新兴能源论坛上的发言可以了解到,目前蒙古国最依赖、最有效的可再生能源只有风能和光伏。发电。 如果蒙古能够选择在这两个领域与我国合作,而不是通过NGO层层与西方合作,相信问题会得到一些实质性的解决,环境治理问题也是如此。 但是,蒙古目前的政治立场决定了一些问题。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可能会继续无助地面对蒙古的沙尘暴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国家从建国之初的穷困潦倒发展而来,欠债太多,问题太多,走了很多弯路,但我相信,从历史公平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社会是还在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比如环境问题,甚至正如很多网友总结的那样,很多问题都是在公众视线之外默默解决的,结果就是“好斗者无大功” ”的舆论。 ”,始终陷入舆论质疑和被动。

相比之下,西方往往善于制造问题,煽动后发国家的特定人群,从而取得突破,向后发国家伸出援手,比如通过攻击沙漠来攻击中国破坏生态平衡。 ,以及攻击中国人吃肉海鲜破坏世界环境等等,总是把自己包装成文明和自由的代表,说着漂亮话,写着空头支票,但实际上他们对现在的困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三世界国家。

互联网兴起后,从沙尘暴到雾霾,再到现在沙尘暴再起,20多年过去了。 当然,我们仍然要正视和解决这些尚未彻底解决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与过去相比,我们要坚信自己的路。

作者 admin